斗破苍穹动漫人物壁纸:好笑只會說“哈哈哈”!你是一哈走天下嗎?

斗破苍穹之宝箱系统卡夜阁 www.kzfrm.icu 編輯:侯晶晶 發布時間:

當蕪小新想說點有格調的話時 ......(大腦一片空白中) 你中了嗎?

現在人們越來越多的在網絡交流

大家越來越傾向于

使用網絡用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,

比如某個人一言不合就給自己加戲,以此來吸引旁人的注意,我們會叫他“戲精”;



比如有的人明明不會聊天卻強行聊天,使氣氛一下子陷入冰點,我們稱之為“尬聊”;



比如我們身邊有人炫富,炫起來令人難以置信、不能理解,完全無法想象到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,我們會說“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”。



此外,大家還有個萬能詞......

它就是“哈哈哈”

當別人說了一句好笑的話,你回復:哈哈哈;



別人發給你一張好笑的圖,你回復:哈哈哈;



別人說了一句尷尬的話,你依舊:哈哈哈……



可見“哈哈哈”已然成為日常交流中必不可少的語氣詞。



就說“哈哈哈”這三個字,蕪小新今天查了一下微信聊天記錄,它在蕪小新的對話中出現了幾千次....



但是

蕪小新最近也發現了一些問題

當我想說點有格調的話時

......(大腦一片空白中)



有這個困擾的貌似不是只有蕪小新

▼▼▼

遇到好笑的事兒,我卻只會說“哈哈哈”

網絡環境下,年輕人越來越傾向于使用網絡用語表達思想情感。網絡用語雖然有時幽默活潑,但也存在缺乏文化內涵的問題。很多習慣于使用網絡用語的年輕人,語言越來越貧乏,偶爾說句成語都覺得不習慣。



在2002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76.5%的受訪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了。受訪者認為年輕人語言貧乏的表現是基本不會說詩句(61.9%)和不會用復雜的修辭手法(57.6%)。

蕪小新的話:蕪小新的語言技能巔峰時期可能就是在高三了......當時多種修辭手法用起來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。過了這么多年,修辭也只會用比喻,例如“你笑起來宛如一個智障”......



76.5%受訪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了





調查中,76.5%的受訪者坦言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。受訪者認為最明顯的表現是基本不會說詩句(61.9%)和基本不會用復雜的修辭手法(57.6%)。



蕪小新的話:蕪小新深有感觸!現在習慣用一些網絡用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,導致現在“有時候腦子里想一件事情,但是像傻了一樣沒有辦法很利索地說出來?!?nbsp;


為什么我們“不會說話了......”?

▼▼▼

網絡熱詞層出不窮

年輕人出現語言貧乏的問題,70.9%的受訪者認為是由于互聯網時代要求更加直接和簡潔的表達。有人認為,年輕人語言貧乏跟互聯網時代的氛圍和流行文化的傳播語境有關系。

現代社會工作生活節奏不斷加快,新事物層出不窮,新鮮詞匯不斷涌現,前段時間,一篇題為“26歲月薪過萬,卻買不起車厘子”的爆款文章,把“××自由”變成一個網絡熱詞。繼“車厘子自由”之后,又出現“香椿自由”“荔枝自由”等,創造了一個“××自由”體語言風潮。而“且行且珍惜”“喪”“藍瘦香菇”“真香”“佛系”“官宣”“都挺好”等詞,也曾一陣風地出現在各網絡平臺和人們口中。



蕪小新的話:現在的流行語一出來,大家都“爭著”趕緊用起來,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“out”了。發個動態都要絞盡腦汁加點流行語......



選擇簡單省事的思維方式

65.4%的受訪者歸因于同質化表達、全民復制的網絡氛圍。

哲學家維特根斯坦說,“想象一種語言就意味著想象一種生活方式”。也就是說,語言并不只是我們用來表詞達意的工具,它還是我們思維方式、生活方式、社會文化的具象呈現。當我們選擇簡單省事的網絡流行語時,實際上也是選擇了一種簡單省事的思維方式。



有人認為,語言貧乏是一個思維惰性的問題,“常常思考應該怎么去表達,自覺去積累和運用的人就不存在這個問題”。

比如我們說春景“美”,我們并不愿意思考它到底有多美;當我們在鍵盤上敲出“哈哈哈”3個字的時候,也并不想思考這件事為什么好笑。這種表達方式省去了對細節的描摹,看似快速有效,但用的次數多了,便是思維懶惰?;惱髡琢?。要知道,語言也可以反過來塑造我們的思維方式,沒有什么比放棄思考更可怕的事情了。

蕪小新的話:說白了,還是“懶”......于是“哈哈哈”就成了萬能句式。導致無法通過“有格調”的語言直接表達自己的想法......



75.2%受訪者建議年輕人訓練自己的語言邏輯

我國傳統的教育中,孩子表達自己的機會很少,這會導致很多人成年后更加“不善言辭”。我們要警惕流行一時的網絡語言替換和遮蔽我們對生活的不同感受。

改善年輕人語言貧乏的問題,75.2%的受訪者建議年輕人獨立思考,訓練自己的語言邏輯,59.7%的受訪者建議創造鼓勵多元化表達的平臺和氛,57.1%的受訪者建議多讀經典,提高個人的文化水平。



另外,有四分之三的受訪者建議青年訓練自己的語言。人們意識到語言和語言生活是需要規劃,需要建設的。相信人人努力,營造自由開放又有引導的語言生活,就可以既做心口一致的君子,也做美言美語的賢人。

蕪小新的話:大家都意識到事情的“嚴重性”,全社會的語言意識正在覺醒!


那么我們應該怎么做呢?

▼▼▼

用差異化的語言表達獨特的感受

你沒有辦法控制人們在網絡上說話的方法,因為這些是最能代表時代的表達方式,你要去更改,就等于是要改掉整個互聯網文化傳播的特色和傳播方式。如果網絡用語已經進入個人的語言系統,導致對以往表達方式的遺忘,就需要培養閱讀習慣來豐富自己的語言。



蕪小新的話:蕪小新覺得我們在日常的娛樂休閑中,選擇自己慣用的表達方式是可以的,但是心里得要知道標準的、更高水平的語言是什么樣子。這就需要我們多讀書、多看報、多粉蕪小新,培養閱讀習慣來豐富自己的語言,逐步改善自己語言貧乏的現狀!



“修辭立其誠” 我們需要“咬文嚼字”

更進一步看,身處網絡時代和自媒體時代,我們或許更需要“咬文嚼字”。

一段時間以來,從教科書上的“姥姥”“外婆”的稱謂之爭,到“遠上寒山石徑斜”“鄉音無改鬢毛衰”等詩詞的古音討論,如今的語言生活空前活躍也空前復雜。在語言的吐故納新中,倒映著傳統與現代的激蕩、文化與生活的互動。如何對待語言、如何更好表達,其實也是如何善待文化、對待生活。



春天真美啊”,白居易說,“幾處早鶯爭暖樹,誰家新燕啄春泥”,韓愈會說“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??唇次?/strong>”,杜甫會說“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見群鷗日日來”,還會說“遲日江山麗,春風花草香”,辛棄疾會說“城中桃李愁風雨,春在溪頭薺菜花”……

這些網絡用語也可以這么說!

▼▼▼

醉了”,我們可以說“微醺

呵呵,你個傻子”,我們可以說“你很有想法

那么問題來了”,我們可以說“此處存疑

什么鬼”,我們可以說“驚為天人

有錢就是任性”,我們可以說“家有千金,行止由心”;

你咋不上天呢”,我們可以說“閣下何不同風起,扶搖直上九萬里”;



和你聊不到一塊”,我們可以說“井蛙不可語海,夏蟲不可以語冰”;

形容關系鐵“見你都不用洗頭”,我們可以說“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”;

我帶著你,你帶著錢”,我們可以說“執子之手,子執資斧”;

說別人“你臉咋這么大呢?”,你可以說“君額上似可跑馬”;



討厭某人胡說,我們講“你別瞎吵吵”,你可以說“勿聒噪亂視聽”;

大晚上“睡什么睡起來嗨”,我們可以說“晝短苦夜長,何不秉燭游”。


對此,你有啥想說的?